专业从事发制品、假发辅料的生产/批发/零售业务。

合作热线:15303999553

假发心理学

发布于2020-07-08 03:00

《大长今》热播的时候,看到皇后因为整天头顶着假髻,颈肩酸痛,长今替皇后揉肩,很同情古代女人们的生活。古代儒家社会,妇人要有“四德”:德、言、容、工,晨起梳妆修饰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衣衫不整齐,发饰不熨贴,冒冒失失去给公婆请安,估计不是家法伺候,也要被严厉训斥一番。就是和丈夫在闺房里,也讲究个“双眉画未成,哪能就郎抱”。所以,三更天起床梳洗打扮,看来也是常事吧。

周代贵族女性已经用假发来修饰自己的发型。副,是整件的假发,用丝线和铁丝把假发一缕缕地系住,制成一个半圆形的发套。编,则是用假发制成的发髻,可以辅助做出各种发型装饰。春秋时假发盛行。卫国的庄公在城墙上看到己氏的妻子头发甚美,就让人剃了去,用来装饰自己的妻子吕姜的头发。怪不得有人总结中国社会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居然连头发也不放过。

好好的人,顶着诺大的高髻,行走一定极不方便。我们一定也会像唐太宗一样询问:“女人们发髻加高是什么原因呢?”近臣令狐德�┗卮鸬檬�分讨巧:“头在上部,地位高,发髻大些也有道理。”当高髻成为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之后,就出现了“借头”这么一个荒诞的说法。贫民百姓拜访高门,往往就说自己“无头”(没有假发),为了撑撑门面,所以要去向“有头”的人家“借头”。

也因为假发流行,孳生了买卖头发的交易,便衍生出一段佳话。东晋陶侃少时家贫,同郡范逵举孝廉,投宿到陶侃家中,因为没有米粮招待客人,陶侃的母亲就剪下自己的头发,卖给做假发的人,换得数斛米,然后把柱子砍了做柴火,给范逵做饭。范逵非常感动,感慨:“不是这样的母亲,生不出这样的儿子啊!“到了洛阳便替陶侃宣传。陶侃的母亲也成为古代“四大贤母”之一。

然而,这也说明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剪下头发的。市场上的假发供不应求,于是有人便想出用黑丝线来冒充假发。看来,造假之风确实由来已久啊。

上一篇:中国发制品行业协会许昌会议

导语:中国发制品行业协会6月16日在许昌瑞贝卡大酒店召开会议,此次会议由王粉荣秘书长主持,瑞贝卡、恒源等多家知名许昌发制品企业及安微太和山东鄄城等地企业代表参加出席。中国发制品行业协会许昌会议——就尼日利亚黑人协会强行签署不合理协议事件达成决议中国发制品行业协会6月16日在许昌瑞贝卡大酒店召开会议,

下一篇:贴上胡子你就是以假乱真的登哥

小约翰·莫布利(john mobley=" jr.)出生于2006年,来自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早在他5年级的时候,莫布利就以在训练营中的高光表现吸引了很多媒体的注意,那时候就已经有人给他贴上了“最强五年级”的标签。<=" 小莫布利最令人吃惊的就是他的持球能力

相关产品

相关文章